承德銀行
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文藝評論 > 正文
吃水不忘挖井人——淺析紅樓夢劉姥姥一進榮國府(之二)
作者: 段家軍   來源:京津冀文化網   發布時間:2017-8-2 18:39:53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在《紅樓夢》這部巨著中,劉姥姥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,雖算是王家在京中的一門連宗之族,但知者甚少,早已疏遠?稍诓苎┣鄣拿罟P下,她卻成了中國家喻戶曉的大明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        盡管劉姥姥勇氣十足,但她一進榮國府并非真得十分順遂,仍有層層難關要過!都t樓夢》第六回中敘述他到了賈府門口,請門房通報周瑞的情況是這樣的:眾人打量了他一會,便問,那裏來的?劉姥姥陪笑道:我找太太的陪房周大爺的,煩那位太爺替我請他老出來。
        劉姥姥為何要如此稱呼這些仆人呢?她不是叫大爺,也不是叫老爺,而是稱他們為太爺。我們知道在封建社會要稱縣官縣令才是縣太爺,所以劉姥姥在稱呼上就顯示出她那種膽戰心驚,那種小心謹慎。她要找周瑞家的說,煩哪位太爺替我請他老出來,頗有農民進城辦事或到政府部門尋求幫助一般的低眉順眼,以自尊心和臉面換來一點實際或物質的幫助。
        細想來,也是不易和心酸,生活不易啊,像劉姥姥這樣一個普通的農村老婆婆,在榮府的仆人面前,都是根本不起眼的,所以都要盡小心。
老話說得好,宰相門前三品官,有錢的王八大三輩兒,奴才們在主子面前才是奴才,可在劉姥姥這個老窮婆子面前那就是爺。這些侯門三等豪奴,對劉姥姥這個村鄙老婦根本是不屑的,先是打量了她一會兒,然后都不瞅睬,甚至有人想要加以耍弄欺騙;那些人聽了,都不瞅睬,半日方說道:你遠遠的在那墻角下等著,一會子他們家有人就出來的。
        劉姥姥是個鄉下老實人,她當然相信,也可能真的靠在墻角子耗上一整天,啥結果也不會有的。幸好幸虧有一個忠厚老仆指點劉姥姥明路:何苦誤她的事兒,周大爺往南邊去了,說你呀,到后門的后街上去打聽去。
        一點慈悲心,為劉姥姥開啟了天堂的大門,劉姥姥這一天有貴人相助,所謂貴人,也就是一念間心生悲憫的小人物吧。
        那么劉姥姥呢,就繞到后門上,這個“繞”字用得也非常好。到后街后門上,我們就知道了,寧府榮府占了寧榮街的大半條街,前門到后門,她還沒進院子呢,還沒見到一個主子,甚至沒見到一個仆人,我們已經可以看出,榮府之大,仆人之多。
        這是劉姥姥首先遇到的困挫。而周瑞家的并不認識啥劉姥姥,也沒有拿她當王家的正經親戚看待,更是一眼就看出劉姥姥是打秋風來的。書里交代得極清楚:周瑞家的只是礙于自己丈夫爭買田地時候受過王成(狗兒的爹,劉姥姥的親家)的恩惠,如今人家有了難處求上門,總不好不管,又為了顯擺自己在國公府女眷跟前得臉,才肯為劉姥姥通傳一聲。
        看到這里,我們就不難發現,倘若不是有幾宗碰巧,劉姥姥連名字都傳不到王熙鳳跟前去。若說賈府平素就能夠和劉姥姥這樣的百姓人家來往,那未免把賈府的門檻看得太低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
        劉姥姥進榮國府,她見的第一個人是周瑞家的,第二個人是平兒,王熙鳳且不出場呢,可是我們會感到處處有王熙鳳的影子。
劉姥姥陪襯的第一個人物是周瑞家的,曹雪芹采取的就是步步陪襯的手法,他是通過周瑞家的來陪襯王熙鳳,通過周瑞家的那些言談,顯出榮國府的顯赫和王熙鳳的權勢。
       《紅樓夢》第六回:賈寶玉初試云雨情,劉姥姥一進榮國府:周瑞家的聽了,便已猜著幾分來意。只因昔年他丈夫周瑞爭買田地一事,其中多得狗兒之力,今見劉姥姥如此而來,心中難卻其意,二則也要顯弄自己的體面。聽如此說,便笑說道:姥姥你放心。大遠的誠心誠意來了,豈有個不教你見個真佛去的呢。論理,人來客至回話,卻不與我相干。我們這里都是各占一樣兒:我們男的只管春秋兩季地租子,閑時只帶著小爺們出門子就完了,我只管跟太太奶奶們出門的事。皆因你原是太太的親戚,又拿我當個人,投奔了我來,我就破個例,給你通個信去。但只一件,姥姥有所不知,我們這里又不比五年前了。如今太太竟不大管事,都是璉二奶奶管家了。你道這璉二奶奶是誰?就是太太的內侄女,當日大舅老爺的女兒,小名鳳哥的。
        書讀至此,相信朋友們曉得了周瑞家的因何要幫劉姥姥。
        一切皆因為當年周瑞買地的時候,曾請狗兒幫過忙,從年齡來講應該是狗兒他爹在的時候。朋友們請注意,這可不是賈府買地,這是賈府的仆人在買地,要是賈府買地,那斷斷不會讓狗兒幫忙的。而且還有一條,周瑞家的有自個的丫頭,你想連仆人都有丫頭,你就可想而知這榮國府是多么奢華;反之,仆人家都買地,這賈府有多少地,更是不言自喻了。
        曹雪芹第二個就是通過平兒來陪襯王熙鳳,因為平兒長得又漂亮,穿得又非常闊氣,劉姥姥一開始以為她是王熙鳳,后來才曉得,她不過是個有身份的丫頭罷了。
        所以,盡管后來劉姥姥得到周瑞家的帶領,但仍要得到平兒的批準,又要看鳳姐的臉色,太愚曾評論這段歷程是:這是千千萬萬泥中的螞蟻,向著天中的明月進發的路程。。ㄌ拗都t樓夢人物論》,收于《紅樓夢藝術論》,臺北,里仁書局,民75年1月初版)泥中的螞蟻是多么的卑微!而向著天中的明月進發的路程又是多么困難艱辛!劉姥姥卻不畏懼,一步又一步往前邁進。 
由此不難看出,候門似海的賈府是不肯輕易接受劉姥姥這個窮親戚的。
        照常理,劉姥姥此次投親是頗花費一番心思的,包括帶上小外孫板兒,一老一小,這是求乞者的最佳黃金組合。按說應該是比較能打動有佛心自稱的王夫人的。然而,情理之中卻常常是意料之外,當劉姥姥轉轉幽幽的終于進了榮國府大門,王夫人卻沒有見她們的興致,一竿子把她們指到了王熙鳳這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
        當劉姥姥聽說要見鳳姐時,一陣膽怯之下不自覺地打了一個佛號。周瑞家的領她來見鳳姐,她錯將平兒當成了鳳姐,在滿屋耀眼爭光,頭暈目眩之下被嚇得咂嘴念佛。
        的確,鳳姐的氣派一般人都受不了。
        林黛玉那是大家閨秀了吧,初見王熙鳳,都叫她唬得發愣,更何況可憐的貧婆子,一輩子所見不過是寒山枯樹,住的不過茅草泥屋,糊的是一捅就破的窗戶紙,家織的土布衣裳補丁摞補丁。
        真佛終于要出世了。
        不過,王熙鳳出場還不是直截了當地馬上就露面,這個地方,曹雪芹寫得實在是太高明了,他是通過劉姥姥的聽覺和視覺來寫出王熙鳳的出場。先是自鳴鐘,這個自鳴鐘其實就是掛鐘,這個自鳴鐘擱在當下不算個玩意兒,可在乾隆中期,乃至在解放前,誰家要是有個自鳴鐘,那還了得。
        聽了自鳴鐘響了幾下后,只見小丫頭們齊亂跑,說奶奶下來了。周瑞家的和平兒忙起身,急忙走了,一個“亂”,兩個“忙”,就形象地寫出王熙鳳的權勢和威風,誰都不敢有一點差錯。
        王熙鳳還沒有露面,她手下人馬之多,權力之大,威嚴之重已經充分顯示出來了。而劉姥姥猛然看見鳳姐,真當是神仙下凡。雖然人家只是家常穿戴,并沒有加意打扮估計那一刻,劉姥姥的耳邊好比敲起一記銅磬,“嗡”的一聲。
       劉姥姥被周瑞家的領進屋來,你看人家鳳姐即不接茶,也不抬頭,只管撥手爐內的灰,慢慢的問道:怎么還不請進來?一面說,一面抬身要茶時,只見周瑞家的已帶了兩個人在地下站著呢。這才忙欲起身,猶未起身時,滿面春風的問好,又嗔著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說。
        待劉姥姥進到王熙鳳屋里,從頭到尾的,王熙鳳說的都是些場面話。這人架子大不要緊,只要“滿面春風”,話說得熱乎,打秋風的親戚朋友就不會說你瞧不起人。鳳姐兒笑道:親戚們不大走動,都疏遠了。知道的呢,說你們棄厭我們,不肯常來,不知道的那起小人,還只當我們眼里沒人似的。
        真見了鳳姐,被對方奚落幾句后,劉姥姥更是趕忙念佛保佑:我們家道艱難,走不起。來到這里,沒的給姑奶奶打嘴,就是管家爺們瞧著也不象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
        劉姥姥說得確實是大實話。
        不是有那么句話;人窮莫要走親戚?纱藭r劉姥姥說得這話,卻多少的有些不合時宜了,就好像王家賈家等著她那點東西解饞似的。
        說實話,這也怨不得劉姥姥。此時,就看出貧苦人的可憐了。一個七老八十的老婆子,在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媳婦面前忍恥求告,未語先飛紅了臉。
        鳳姐兒那是玻璃人,四面玲瓏。她笑道:這話沒的叫人惡心。不過借賴著祖父虛名,作了窮官兒,誰家有什么,不過是個舊日的空架子。俗語說,朝廷還有三門子窮親戚呢,何況你我。
        鳳姐到底是當家的,有大局觀念,動口就是“我們”。她言外之意是,我們還是會認你們這門親戚的,地主家雖沒有余糧,可多少會打發你一點的,別著急。樂善好施的人最喜歡看別人對她千恩萬謝,鳳姐見慣阿諛諂媚之人,見劉姥姥不會說話,也就不為難她了,但這并沒有破壞她當時的好心情。
        鳳姐不是傻子,劉姥姥家里早年來往的是王夫人輩的人,頂著“娘家親戚”,“和王夫人認識”這樣的招牌進來,誰曉得是啥級別的親戚,打秋風的胃口是多大?態度客氣一點總是沒錯的,先哭哭窮壓縮下對方的胃口也是沒錯的,總好過冷著臉叫人挑禮。
       與此同時,鳳姐兒讓周瑞家的去回王夫人,其實便是打聽劉姥姥的來頭。這里劉姥姥村言村語的,一口一個“你侄兒”,王熙鳳已然不快,便連話也懶得多說,直接打發仆人帶她祖孫下去吃飯。
        工夫不大,周瑞家的回來了。
        周瑞家的這樣對鳳姐傳達王夫人的指示:太太說,他們家原不是一家子,不過因出一姓,當年又與太老爺在一處做官,偶爾連了宗的。這幾年來也不大走動。當時他們來一遭,卻也沒空了他們。今兒既來了瞧瞧我們是她的好意思,也不可簡慢了她。便是有什么說的,叫奶奶裁度著也就是了。
        王夫人的話啥意思呢?
        四層意思,層層分明。首先指出和王狗兒家本來就沒有太深交情,“偶爾”兩個字用得尤其用心;其次是后來走動得也少;但是,以前出于人道主義對他們也還比較照應;最后:這件事你看著辦吧。
        一言以蔽之,王夫人覺得可有可無。照顧她們是情分,不照顧她們是本分,要不要照顧可以看心情。面對劉姥姥,王熙鳳完全可以沒有好心情。讀過紅樓夢的朋友都曉得:賈母和王夫人愛做慈善,憐弱惜貧,王熙鳳卻是個不信邪的人,聲稱不相信陰司報應,許多時候,她都是不憚于扮壞人的。
        在問清楚王夫人的意思后,鳳姐給了劉姥姥20兩銀子,話也說得特別動聽;這是20兩銀子,暫且給這孩子做件冬衣罷。若不拿著,就真是怪我了。這錢雇車坐罷。改日無事,只管來逛逛,方是親戚們的意思。天也晚了,也不虛留你們了,到家里該問好的問個好兒罷。
鳳姐意思是:您老只管拿著銀子走就是了,不用再假客氣,感謝的話也不用說了。真叫一個嘎嘣利落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五
        這一次見面,鳳姐就對劉姥姥留下了好印象,因為她發現劉姥姥很自尊。既然劉姥姥很自尊,鳳姐就有理由相信她會念賈家的好,不會貪得無厭,所以出手大方給了20兩,連路費都給了,還囑咐她有空只管來逛逛。
        劉姥姥一次功利的打秋風就這樣演變成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走親戚。
        20兩銀子,不過是賈府一頓小小的家宴的飯錢,或是給人家的丫頭們做衣裳的錢,毛毛雨啦。龍王爺在天上打個噴嚏,地上就是春雨貴如油,這20兩銀子,等于把劉姥姥一家三四口人一年的生活費給包了干兒。
        啥叫欣喜若狂?
        相信這時候,劉姥姥的耳邊又是一聲鑼鳴:咣。
        鳳姐一定沒有想到,這20兩銀子會開啥樣的花,結啥樣的果。雖說是“得意濃時易接濟,受恩深處勝親朋”,那也得看受恩的是什么人。雅典的泰門資財散盡,卻是膏血養就一幫忘恩負義的王八羔子。
        世上多狼心狗肺的人,偏偏劉姥姥這么一個重情重義的老太婆叫又貪又酷、失盡人心的鳳姐撞上了,誤打誤撞施了一回恩,于是若干年后,莫名其妙地就救了自個的姑娘。鳳姐會看人,善待了劉姥姥,不經意為女兒巧姐留了條活路,也算是善有善報。
        這一趟,劉姥姥雖只見識了賈府門前挺胸疊肚的看門大爺,鳳姐屋里會打籮篩面一樣“咯當咯當”響的自鳴鐘,紅香軟簾,穿羅裹緞、插金戴銀的平姑娘,吃了人家一頓雞鴨魚肉,但是,也算是經濟收獲之余,精神上的一次小小歷險;氐郊,盤腿在炕上細訴細講,像孫悟空講的:咱也是那上了臺盤的和尚。
 
more獨家報道
more文化資訊
more人物訪談
more文化產業
more文藝評論
more略聯盟
more情鏈接
主辦單位: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
技術支持: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
投稿郵箱:jingjinjichina@163.com    辦公QQ:185067821
版權所有:京津冀文化網     冀ICP備13006836號-2
银河娱乐官方网站 进贤县| 汶川县| 阳曲县| 岚皋县| 永和县| 惠水县| 南乐县| 桐城市| 南漳县| 顺昌县| 澎湖县| 晋中市| 定远县| 英德市| 襄樊市| 新龙县| 大洼县| 丰顺县| 福建省| 定南县| 合川市| 茶陵县| 郎溪县| 万山特区| 辰溪县| 海兴县| 阳城县| 涿州市| 花垣县| 龙山县| 昌都县| 周口市| 象山县| 渝北区| 义乌市| 永修县| 峨眉山市| 和龙市| 河间市| 彭泽县| 齐齐哈尔市| 广灵县| 大厂| 孟州市| 营口市| 辉南县| 鹤山市| 油尖旺区| 全州县| 崇阳县| 枝江市| 嘉义县| 广河县| 榆社县| 资源县| 淮滨县| 探索| 西盟| 浮梁县| 安达市| 泌阳县| 资中县| 报价| 北川| 肃南| 长垣县| 万全县| 霍州市| 乐业县| 潞西市| 贵德县| 志丹县| 衢州市| 海原县| 深圳市| 高唐县| 沾益县| 武定县| 武胜县| 修武县| 年辖:市辖区| 灵璧县| 深泽县| 秀山| 司法| 射洪县| 汶川县| 大宁县| 宁河县| 新绛县| 巩留县| 老河口市| 邹平县| 环江| 包头市| 曲沃县| 汪清县| 东至县| 施秉县| 镇平县| 伊春市| 寿宁县| 翁牛特旗| 望奎县| 北票市| 无棣县| 柘城县| 虞城县| 桦川县| 巩留县| 和平县| 通江县| 曲沃县| 满洲里市| 内丘县| 罗田县| 道真| 建宁县| 湖南省| 和林格尔县| 桦南县| 加查县| 胶州市| 福贡县| 南皮县| 五莲县| 达拉特旗| 黄石市| 元谋县| 闵行区| 三穗县| 巴中市| 黄梅县| 罗源县| 嘉善县| 巴林左旗| 高平市|